Gud4Non

而斯莱特林反复无常。

老照片。

   活下来的男孩侧身坐在寝室的窗边,格兰芬多的塔楼里,今天是反乎寻常的安静。

  这是一个美好的冬日周末,古老的城堡被积雪覆盖,与天地融合成整片静谧的纯白,偶几声因被雪球砸中的尖叫笑骂隔着玻璃传到他耳边,隐隐令人觉得模糊又遥远。

  那对有名的翡翠绿色的眼睛中闪烁着怀念而又柔和的神采,温暖的晨光穿透厚厚的玻璃,大片大片的淡金投射在他膝上置放的相册上。

  “Lily…James…”

  呼唤他们的名字,就像怀念几位多年不见的友人,像是对自己深爱之人小心翼翼地试探情意,像是梦中甜美的呓语。

  干燥的指腹在相框周围,缓慢地、缓慢地眷恋摩擦。

  画面中的人似乎有所察觉,兴奋地向前方挥着手,脸庞绽开着灿烂的笑容。

  就像是偶然遇到了一位多年不见的友人。

  Harry又偷偷用另一只手狠掐了自己大腿一下,然后咧开个有点古怪扭曲的笑容,傻乎乎地朝相框里挥手。

  恩...就当作是回礼。

  不能哭啊。他劝告自己。

  因为现在,此时此刻,此景此地,自己是多么的幸福。

评论

热度(13)